无障碍说明

菲南部海域海盗猖獗,杜特尔特希望中国加入巡航

菲南部海域海盗猖獗频劫人质,杜特尔特希望中国加入巡航

资料图:中国海军亚丁湾护航

【环球时报驻菲律宾特约记者 子龙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 王会聪】让一个国家公开“呼救”的难题并不多见,而进入2017年后,不到一个月中,菲律宾政府已三次公开“呼救”,原因就是菲律宾南部的海盗日益猖獗:1月31日,菲总统杜特尔特表示,“如果他们能在那里,我们将会很高兴……即便是让海岸警卫队快艇巡航也行,就像他们在索马里所提供的帮助那样”,这是对中国说的;2月7日,菲防长表示,希望相关国家采取“任何将帮助我们解决该问题的措施”,这是对中国和美国说的;2月14日,菲国防部表示,日本可能派出巡逻船帮他们打海盗……菲律宾政府如此迫切并非没有道理,隶属于非政府组织国际商会的“国际海事局”上月发布报告称,去年在位于菲南部的苏禄海,被绑架人数创10年新高。曾有印尼官员警告,这里或成为“新的索马里”。解决这个“海盗问题”并非易事。一方面,这些暴力事件背后有极端组织的身影;另一方面,该海域连接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尼,只靠其中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成功解决问题。

“世界上恶化最快的海盗热点地区”

“国际海运业不希望世界上再出现一个海盗频繁出没的热点地区。”针对菲律宾南部海域的状况,曾被英国《劳氏日报》评为“全球十大海事律师”的反海盗专家史蒂芬·阿斯金斯撰文如此警告。他认为,将这里称为“新索马里”并不为过。

菲律宾南部海域包括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亚洲地区打击海盗和武装劫船合作协定》去年11月发布报告,从暴力程度、对经济的影响两方面评估亚洲海域海盗和武装劫船的严重性。报告称,整体而言,亚洲海域2016年的安全状况持续得到改善,此类现象同比减少60%,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域从2016年4月以来没有报告任何事故。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绑架事件正在增多。其中,位于菲律宾南部的苏禄海至苏拉威西海区域附近,以及马来西亚沙巴州附近海域的状况“相当令人担忧”。报告称,每年超过10万艘船只途径该海域,运输价值约400亿美元的货物。2016年3月至11月,这里共发生16起袭击事件,其中9起船员遭绑架事件和4起绑架未遂事件。33名船员已被释放,但仍有11人被犯罪分子拘禁,还有12艘以上船只被扣押。对商船的最严重攻击是去年11月一艘散装货轮上的6名越南船员被绑架,以及当月德国人在其游艇上被绑架。

另一份来自“国际海事局”的报告称,苏禄海正变得“越来越危险”。去年共有62人在这里被绑架,数字创下10年新高。2015年和2014年分别为19人和9人。伦敦研究机构IHS Markit的相关分析显示,菲律宾周边海域已经成为海盗行为最为频发的区域,紧随其后的是尼日利亚和印度周边海域。

与菲律宾海盗的情况相比,索马里的情况在近几年趋于平稳。欧盟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和2016年,索马里附近水域分别发生1次和2次可疑袭击。而2011年这里共发生176次袭击事件(包括疑似袭击事件),其中遭海盗劫掠是25次。

“苏禄/苏拉威西海是世界上恶化最快的海盗热点地区,商业船只及其船员经常遭暴力袭击,并已越来越演化为一种频频得手的绑架并获取赎金的劫掠模式。”和英国海上武装保安公司“海事资产安全与培训”首席运营官格里·诺斯伍德上述所说一致,不少专家和报告不仅从数据出发指称菲南部海域“很危险”,而且分析说,去年10月前,犯罪分子主要针对的是缺乏安全力量的来自马来西亚、印尼的渔船或运输煤炭的拖船,但之后,他们开始以大型商船为攻击目标。比如去年11月,一艘17.9万载重吨的日本散装货轮遭攻击。海事律师阿斯金斯说,海盗的绑架策略正在发生变化,他们意识到绑架商业船只的船员可获得巨额赎金。

“幕后元凶”

美国CNBC网站说,在菲军方看来,这些海上暴力事件的“幕后元凶”是该国分裂势力阿布沙耶夫组织。“这是恐怖主义向海上的蔓延,以‘海盗’形式出现。”谈到菲律宾南部海域的状况,中国外交学院战略与和平研究中心主任苏浩这样对《环球时报》记者概括。

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菲律宾问题专家代帆对《环球时报》介绍说,在菲律宾历史上,一直没有中央集权的本土政权能够把其全部岛屿纳入有效的管辖范围之内,即便在西班牙殖民时代也是如此,所以菲南部一些岛屿与中央政府的关系一直相对淡薄。菲律宾有大约10%以上的人口信奉伊斯兰教。他们主要生活在菲南部棉兰老岛及其周边一些小岛。代帆说:“菲南部地区与东马来西亚以及印尼北部隔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而相望,地理接近,宗教相同,长期以来有着密切互动。印尼北部的部分区域是本地恐怖主义组织的大本营,这样的话,印尼境内的恐怖分子容易渗透到菲律宾南部,或者到那里受训。由于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海域广阔,没有菲律宾、印尼和马来西亚的有效合作,很难打击该地区的恐怖主义或海盗行为。”

菲律宾附近海域安全情况的变化,让船运业颇为头痛。路透社说,“新的‘海盗热点’出现,迫使船运企业改变航线,成本也因此上升,他们需要花更长时间才能将诸如澳铁矿石等商品运往亚洲主要目的地”。

德国汉堡OskarWehr船运公司驻新加坡租赁业务经理本尼迪克特·布鲁格曼表示,“无论是空船还是满载货物的船只,如今我们都正尽最大努力避开苏禄海,以免将船只和船员置于险境。这非常令人痛心。”船运行业高管表示,目前至少已有6家船运公司的船只正在绕开这片海域航行。“如今,我们所有从澳大利亚驶往中国和东北亚的船只都在经过菲律宾东部海域航行,这是主动预防遭到海盗攻击的举动”,台湾船运企业裕民航运总经理如是说。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这样绕道的话,从位于西澳的主要铁矿石港口黑德兰港通往东北亚需要约14天半航程,比以往增加半天时间。尽管每艘船每天增加的约300美元燃油费并不算多,但日积月累下来,将使其付出巨额成本,这对原本就已受困于极低利润率的航运业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虽然菲律宾南部海域的状况堪忧,给船员安全、船运带来严重影响,不过就“新索马里”一说,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的菲律宾人和中国专家都持谨慎态度。“尽管存在非法活动,但很难将菲律宾与索马里相比。”菲律宾媒体人梅洛·阿库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该海域存在不安全因素,是因为它位于“可渗透”的三国边界之间。今年菲律宾是东盟轮值主席国,菲有机会在东盟内部组成“统一战线”应对该问题。

苏浩认为,“菲南部海域的状况远不至于像索马里那样严重。一方面,索马里此前的恶劣情势有国家政府的低效和失败的原因,而菲政府始终在努力打击南部海域的恐怖势力;另一方面,这里的恐怖分子主要针对的是菲律宾国内,对外的袭击不是非常突出。”

代帆表示,从国际影响来看,该地区并非主要的国际通道或者航道,海盗活动造成的影响其实较为有限,所以尚不足以成为下一个索马里。其问题更多是体现在对周边国家的安全造成影响。

如何看待菲律宾邀中国联合巡航

菲律宾南部海域的状况最近引发关注,起因是杜特尔特1月31日在一次讲话中,列举中国2008年底派海军护航编队到亚丁湾对付索马里海盗一事,促请中国调派海军到菲南海盗出没的海域巡航。日本《外交学者》网站将这一建议描述为“出人意料之外”,“这番言论令许多人都十分困惑”。之所以说是“意外且令人困惑”的言论,是因为“尽管菲律宾面临许多挑战,但从传统上看,东南亚国家向来主要单独或在其内部应对各种挑战,而非由地区外国家参与解决,除了一些极其敏感的问题”。

对于中国该不该参与联合打击机制,专家有不同的看法。代帆对此持谨慎态度。他对《环球时报》解释说:“要克服的问题很多。该地区的马来西亚和印尼是否乐意中国介入?中国加入的必要性有多大?也许三国加强情报共享以及协同巡航,就可以达到有效打击海盗活动的目的。另外,具体开展巡航的地点在哪里?如果在苏禄海巡航,面对的阻力可能较多。它差不多是菲律宾内海,在中菲南海争端没有解决、中菲两国关系尚在改善期间,即便是联合巡航,中方的介入可能也会激起菲国内的反对浪潮。如果在苏拉威西海,则涉及与印尼等国的协调。而且,美国未必乐见中国的介入,因为其在菲律宾南部有驻军和军事基地。”

苏浩则认为:“中菲建立联合执法机制值得探讨和争取。因为中国在附近区域的南海有自己的利益,与此同时,作为区域大国,中国有义务维护海上通道的安全和航行自由。”但他表示,该问题具有一定敏感性,或许需要一个过程,而且菲律宾也想把美国拉进来,中美一同加入,情况会更加复杂。

菲律宾邀其他国家在菲南部海域巡航,是否会有将南海问题国际化的风险?代帆对此回答说,苏禄海隔巴拉望群岛毗邻南海,地理位置确实有些敏感,“但我认为,菲律宾不会将其南部海域‘国际化’。这不仅涉及到菲民众是否接受,还要考虑菲律宾的法律限制及其自身国家利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nguan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Tencent AI Lab